他生气了

他生气了。首先请读者注意,这里我使用的是他,不是她。到底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她呢?是因为基于性别的理由吗?还是说是因为他是指代了某种群像呢?

大概,这里是指代了某种群像。虽然用男性的他来指代群像,让我这个女权主义者感到不是滋味,但总之,性别和今天的主题无关。

他生气了,起因是我读了一本书。书名因为各种理由不便透露,但确实是通过正规发行商出版的正规书籍,没有不受宪法保护的不安定要素。

他看到我读书,问我,这是哪国的书?我答,这是大洋国的书。
“这样,大洋国的东西我不太爱看,有趣吗?”

我答有趣,是讲大洋国第二纲领的书。内容基本是权力制衡那一类的东西。

他哼了一下,没接话。

过了一会,他拿了另一本书放到我面前。我看了封面,一本精装的红皮书。
“这个是欧亚国的书,丹●巴凡写的,是讲他父亲的,英雄人物史,很有意思,你看看。”

语毕,他就塞到了我手里。我给他面子,翻开试读。

书上印的字又小又密,看着很累。我看了序言,又抬眼看了看他,他对我回以笑脸,并没打算把书收回。

然后我看了第一章,题目是“我的父亲谢●巴凡”。谢就是是丹的爸爸,这章主要讲谢●巴凡青年时代的传奇故事。
老实说,我觉得有点儿玄幻小说的味道,但毕竟是人物史,也还处于可以接受的地步。

然后我抬头看了看他,他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这会儿我已经不太想看书了,于是和他搭话,告诉他我要走了。

他笑笑,问我觉得这书怎么样?

我说还行,就是有点儿玄幻,我不太喜欢。
这会儿他其实就开始变脸了,不过当时我没注意到,不然早就随便夸夸然后溜走了。

他听我这么说,先是收起了笑脸,然后思索了一下,又笑问,你不觉得这种风格恰好适合谢的传奇事迹吗?

我哈~了一声,我不认识谢●巴凡,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人。

就在我这样告诉他之后,他眉头皱起来,用那种拉长脖子的声调跟我说,谢●巴凡你都不认识?不说相识,单方面的认识总有吧?

“不,没有。”

我这么一说他可来劲儿了,站起来手舞足蹈,跟我大讲特讲谢●巴凡的事迹,什么横渡巴尔巴海峡作战,什么构建微分几何的主体学说,又什么每天有健身的良好习惯。
说得我云里雾里。

这时我低头看看手表,实在不早了,便打断他,说我还有去咖啡店的打工,就先不聊了。

他也扭头看看时间,停下了演说,对我说那你就先去上班吧。然后把我手拉住,把那本巴凡传塞给我,让我回去好好读。

我收下书,把书放进我的挎包里,然后和他道别。

于是就这样,关于这本书和他的故事,第一天告一段落。

那天,我还没意识到,他是这本书的小鬼,更准确地说,他是谢●巴凡的小鬼的这一件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