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 笔记

 点击展开

1.0

结果论的道德推论:正义的判定是基于行为所造成的结果。 例如,可以为了5个人杀掉一个人。
这导致了效益主义「功利主义」的产生。

类型式的道德推论:正义有一个绝对的尺度来衡量。 例如,杀人是不对的。

在不同实际状态下人们选择的推论是不同的,而我们之后则会探讨这些问题。

我们从已经发生的事件中去思考哲学,这代表你将会被给予一个新视角去考虑司空见惯的事情,这会对你的、呃、价值观产生不可逆的影响。
同时,这些哲学思考并不一定能让你当一个良好公民,实际上,它会把你变得偏激而脱离现实也说不定。
我们建议你掌握怀疑论的停战方式,并学会谦逊。在这基础上,偶尔偏激也未尝不可

1.5

第一名系统表述效益主义的哲学家 Bentham 观点的简单表述是是: 一个行为会导致的「快乐」胜于「痛苦」,那么这个行为就是正确的。
你可以为了1亿人去杀掉十个人,考虑到这一亿人的社会关系,这个行为产生的「快乐」甚至还要多于一亿。

这次我们的事例是这个 R v Dudley and Stephens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似乎大部分人都赞同这三个活下来的人的做法,尽管他们被定了罪。

同时也有反对效益主义的声音,这些声音也引发了我们的一些思考
1、「谋杀是不对的,无论结果如何」
为什么谋杀是不对的? 这是否是由于某些基本权利的存在? 这些基本权利又从何而来?
2、「我们需要一个正当的流程,而不是三个人来决定第四个人的死」
为什么众人所支持的一个公平流程就可以正当化事件的结果呢?
3「如果小男孩是自主牺牲的,那么这种行为可以被接受」
众人同意在道德上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2.0

本次让我们看一看 tank of Ford Pinto

这起事件中 pinto 的油箱有安全隐患,福特的损益分析如下

修复 一些用于修复的零件、人工等费用
不修复 死亡、受伤、车辆报废等费用

就结果而言,福特认为修复的费用要比不修复的多,所以他们选择了不修复。
大多数人反对福特不修复的做法。
某些效益主义者认为福特没有把家庭、社会、福特公司名誉等计算进去,这是一个不完善的效益分析。
另一些人认为人命不能被划入价值计算中。

从效益主义来看,社会决策中,政策和法规的目的是将利益最大化。
本次在反对效益主义的人中,主要理由如下:
「效益主义不能尊重个体权利或少数权利」
「不可能把所有东西的价值归类为金钱」

在一次关于价值换算的讨论中,我们发现事物可能无法用通用的观点来换算为金钱
但若不能如此,效益主义的道德论又该怎么办?我们之后再谈。

2.5

在古罗马,基督徒被抓后会被扔进斗兽场。他们和狮子的搏斗成为了看台上罗马人的乐趣。
这显然不够人道,即使古罗马人的总快乐要比少数基督徒多得多。
这里引出一个问题:「难道我们不该辨别高尚和劣等的快乐吗?」
这对价值换算也同样有效,我们或许并不需要换算所有种类的快乐。

Bentham 的效益主义要考虑每个人的喜好,无论是什么喜好。
公元1806年出生的晚期效益主义学者 John Stuart Mill 对这个问题做出了回答,他尝试在效益主义的比较中添加人性的因素,像是个体权利、高尚劣等喜好的差异。
他清楚的阐释了效益是道德的唯一标准,同时,他认为效益主义也应当分辨高尚与劣等的快乐。
他的分辨方法是「在经历过两种快乐的人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没有标准的情况下更喜欢其中的一个,那么就可以分辨出来是否高尚」
按照这一方法,我们可以清楚的了解到古罗马人的快乐并不高尚
同时,在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谁更高尚的方面 Mill 也有做过说明
比如,我们都喜欢玩黄油,但即使你现在开启了白色相簿2,你也知道去维也纳听一场音乐会是比较高尚的。
因为我们体验过音乐会和黄油,而音乐会更能刺激你的 higher human factice.

关于 Mill 对于个体利益的看法又是什么呢?
他不认同空想出来的正义,但他认为基于效益主义诞生的正义是无法比拟的部分。
集体从效益比较中,认为尊重个体利益、不杀人等正义长远来看是有利的,而这些集体利益是神圣重要的,不是什么诸如斗兽场、海难吃人可以比拟的。

这是 Mill 的看法,但我们还没有完全解释人权和正义判定的问题
之后会从另外一个方面考虑这个问题。

3.0

在 strong theories of rights 权利理论 中,个体并非为了实现远大社会效益的工具,也不会寻求效益最大化,独立的个体各需尊重。
这之中的 free will theories 自由意志论 认为个体权利中最基础的是自由意志的权利。
「理论上」他们对政府会有这些看法:

不应有家长式的立法
不应有基于道德的立法
财富的再分配


他们认为这些行为妨害了他们的自由。因为他们并没有影响别人的自由,所以这些行为是不合理的。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时,Nozick 认为财富再分配就等同于掠夺个人劳动成果,掠夺劳动成果则等同于奴役。这意味着 「You don’t own yourself」
如果政府有权强制征税以分配财富,就像政府有权摘取器官或者杀掉我一样,代表「我并不拥有自己」
接下来我们会尝试反驳这种观点,当然 也是从自由意志出发。

3.5

在讨论中,我们争辩了一些税收的议题,最后开始对自主权「Autonomy」的定义发出疑问:
看起来自治权并不能让我们自由的杀掉或奴役别人。

而因为我们生活在社会,不享有充分自主权,所以需要交税?
如此一来,在我们把权利和自主权纳入考虑时,我们又将回到功利主义,即社会利益最大化。

我们之后继续探讨自主权的定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